高端制造業是可以著力推進的方向_4

2019-11-21 15:06

  3月6日,在與廣東代表團一同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時,習近平總書記提出,要著力推動產業優化升級,充分發揮創新驅動作用,走綠色發展之路,努力實現鳳凰涅槃。作為廣東經濟版圖中最為重要的區域,珠三角如何實現優化發展?珠三角的轉型對全省、全國的轉型升級有何意義?

  昨日,記者采訪了全國人大代表、廣東省發展改革委副主任魯修祿,全國人大代表、廣東省社會科學院產業經濟研究所所長向曉梅,全國人大代表、廣東省僑聯兼職副主席、深圳華昱集團總裁麥慶泉。三位代表從產業規劃、創新機制建設、人才引進等多方面,為珠三角優化發展提出建議。

  廣東經濟優化要看珠三角表現

  南方日報:珠三角轉型優化發展,對廣東乃至中國的經濟轉型有何意義?

  魯修祿:事實上,在省委、省政府的部署安排中,珠三角優化發展和粵東西北加快發展是兩個并重的戰略。過去30多年,珠三角借助區位優勢和政策優勢,實現了率先發展,到目前為止,珠三角9個市的各項經濟指標,約占全省的7成以上。這樣一個經濟體量的區域,其優化發展,勢必會加速廣東全省的轉型升級。和其他經濟帶相比,珠三角經濟有自身的特點,一是得益于改革開放,珠三角的市場氛圍很好,市場化程度很高;二是珠三角9市同處一個省域內,協調溝通比較便利,這也是珠三角優化發展的基礎條件,也是珠三角的優勢。

  向曉梅:總體而言,珠三角優化發展來源于兩個因素的驅動,一個是珠三角各地快速城市化,隨之而來的是土地、勞動成本的提升,環境、空間約束越來越明顯,低端產業的生存空間被大大壓縮。二是國際金融危機的倒逼,在外貿經濟占比較大的珠三角,處于產業鏈低端的加工貿易仍對經濟貢獻度比較高,一旦國際經濟形勢不景氣,珠三角的波動就比較大。兩種因素共同作用下,珠三角轉型是一個必然的趨勢。國家改革開放進程中,珠三角一直走在前列,發展到一定階段,問題暴露得相對也比較早。珠三角如能迅速實現從要素驅動到創新驅動的轉變,不僅能輻射廣東省內,還會在全國范圍內形成示范和帶動。珠三角對轉型升級、低碳發展模式的探索,也是一種極其寶貴的財富。

  麥慶泉:因為地緣的關系,珠三角靠三來一補產業挖到了發展的第一桶金,并逐漸形成了當前的產業格局。盡管轉型升級的進程一直在推進,但直到目前,珠三角一些城市的產業層次仍有待提高。廣東的經濟發展如何優化,能不能持續,尤其要看珠三角的表現。另外,廣東區域發展不平衡的問題現在已經凸顯出來了,珠三角優化發展,不僅能打造一個富有競爭力的城市群,還能帶動輻射粵東西北,進一步縮小差距,為廣東經濟可持續發展提供動力。

  珠三角各市統籌協調非常重要

  南方日報:當前,珠三角優化發展面臨哪些挑戰,轉型的著力點在哪里?

  魯修祿:過去珠三角發展的比較快,是因為有政策紅利的影響,分析一下珠三角現在的產業布局和層次可以發現,我們的傳統產業、加工貿易是不錯的,但是波動性比較大,附加值比較低。改革開放以來,珠三角只發展了一些輕工業,高端制造業比較少,這是珠三角產業轉型升級中可以著力推進的一個方向。

  向曉梅:就我個人觀察,廣東之所以提出珠三角優化發展,正因為當前發展碰到了一些問題和挑戰。相比過去,珠三角現在創新能力不足,規模比較小、層次比較低的企業加大投入、繼續創新的動力不夠。另外,人才欠缺也是制約珠三角優化發展的重要因素,高素質人才欠缺的背后,反映了我們教育資源投入的不足,人才的不足又會影響發展的后勁。由于珠三角一體化的體制機制仍在完善中,各市的產業重構性仍然非常強。與此同時,珠三角之外的城市經濟發展相對滯后,難以形成與珠三角集聚區的產業鏈合作,珠三角發展的市場腹地不大。轉型升級說到底還是要靠創新來驅動,從整個珠三角的層面來看,比較缺乏區域性的創新體系,包括創新的載體和平臺建設、創新機制的構建、創新文化的培育等等。

  麥慶泉:珠三角轉型要想轉得快、轉得好,還需要更高層面的統籌協調。針對珠三角9個城市,每個城市的發展階段、產業結構、資源稟賦、區位條件都不一樣,哪些城市適合發展什么產業,哪些城市之間能夠形成產業合作,首先要對這些問題進行研究,分析找準珠三角整體利益最大化的方案,然后加緊推進。除了經濟合作,珠三角各市在交通出行、民生保障、環境治理等問題上,統籌協調都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充分發揮廣深引領作用

  南方日報:省委十一屆三次全會指出,要加大力度推進珠三角地區優化發展,廣東該如何推進這項工作?

  魯修祿:結合我自身的工作,我對珠三角優化發展提一個建議,那就是大力發展高端裝備制造業。當前,我國正在積極研究新能源開發利用,并大力開展環境污染治理,這是珠三角提升裝備制造能力的機遇,也是一個重要的經濟增長點。在這個過程中,要改變過去我們單純地招商引資模式,通過國際合作,與國外掌握核心技術的企業和產業形成對接,并建立合作機制,實現高端制造業的技術能力升級。比如,過去一個城市如果能招來一家汽車生產公司在當地辦廠,政府就很高興,因為有稅收。但如果從產業轉型升級的角度出發,我們可以改變一些合作機制,比如佛山的高端服務區、揭陽的中德合作區,我們不僅關注收益,更注重先進技術、創新人才的引入。在發展高端制造業方面,珠三角基礎比較薄弱,但如果將發展需求和創新機制結合起來,珠三角也可以實現后發趕超。

  向曉梅:珠三角優化發展就是一個補短板的過程,當前,珠三角已經從人均中等收入水平邁向高收入水平,市民收入的增長,會帶來消費水平提升。有幾個新的消費領域是可以預期的,比如健康消費、互聯網消費、精神文化消費,珠三角轉型就要充分抓住這種消費趨勢的轉變,加大科技創新,充分發揮科技引領的作用,滿足高端消費的需求。

  另外,珠三角作為廣東經濟重鎮,有必要提前布局打造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,搶占產業發展的高點,并形成可以輻射粵東西北的產業鏈和產業群。在這個過程中,廣州、深圳等中心城市,要充分發揮要素集聚的功能,積極構建要素集聚的平臺和產業孵化基地,帶動區域協同發展。

  珠三角優化發展的另一個著力點,是充分借力國際國內兩個市場的資源。珠三角要積極爭取國家大的科技戰略平臺落地,并創新體制機制,爭取留住優秀的創新人才,只有人留住了,我們的創新載體、創新平臺才有可能在產業轉型中形成推動力。與此同時,珠三角要打通空港、海港和陸地交通通道,形成引入國際資源的通道,尤其在新興產業發展方面,國外有很多好的資源和經驗可以為我們所用。

  麥慶泉:珠三角優化發展,廣州、深圳兩個中心城市必須發揮帶頭引領作用,這兩個城市不僅經濟體量大,而且是一個創新要素集聚的平臺。比如廣州的教育資源比較豐富,跨國合作的平臺比較集中。而深圳企業的創新活力強,創新能力在全國都處于領先地位。兩個城市的創新資源和創新平臺輻射周邊,能夠形成很強的帶動作用。另外,珠三角優化發展,一方面要注重資源的整合,一方面要充分利用毗鄰香港的優勢。

  我認為,從廣州、東莞、深圳到香港,這幾個城市不僅人口集中、產業集中,而且具有豐富的海港、空港和陸路交通資源,廣州南沙、深圳前海又是兩個新的對外開放平臺,如果將這些資源進行整合,可以在珠江口東岸構筑高端產業發展的黃金通道,形成國際要素進入中國的重要門戶。同時,珠三角優化發展離不開粵港合作的深化,除了現代服務業的合作,香港在經濟社會領域的先進管理模式和經驗,也是珠三角可

分享到:
收藏
相關閱讀
宁夏麻将下载